为您提供最新的环保资讯、环保展会、环保项目招标采购等信息
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» 行业动态 » 曝光台
 
 

甘肃| 兰州一山沟再现有毒危废 铝企连夜清运

发布日期:2017-12-19 新闻来源:新京报
  2017年12月9日20时许,兰州市区以西60公里远的一条山沟里,忽明忽暗。那是兰州市红古区平安镇的山神沟,是祁连山的东延余脉。光秃秃的山沟里,2辆装载机正在一座4米高的土坡上挖掘,机坪上的探照灯时亮时灭。至少5辆黄色双桥货车奔突往返,清运着挖掘出的渣土、废物,扬起漫天灰尘。随着机器的隆隆巨响,沟口响起一片犬吠。
 
bb6a9905-d3e1-42ea-b8e6-0bd7f7afce13
2017年9月11日,环保志愿者在山神沟内拍摄的多处废阴极炭块堆放点。
 
c1998c95-db02-4ffe-a0a2-c08d03fc5bc8
12月6日,环保志愿者在山神沟内的大土丘上开挖。土下挖出多块废阴极炭块。
 
8c30b015-6935-4511-b69b-5a1be39098e4
12月8日,中铝兰州分公司的一车间内,1500吨废阴极炭块和200吨与炭块接触的土石存放于此。
 
  环保部介入后曾集中清理,不到两个月又挖出大量废渣

     2017年12月9日20时许,兰州市区以西60公里远的一条山沟里,忽明忽暗。
 
  那是兰州市红古区平安镇的山神沟,是祁连山的东延余脉。光秃秃的山沟里,2辆装载机正在一座4米高的土坡上挖掘,机坪上的探照灯时亮时灭。至少5辆黄色双桥货车奔突往返,清运着挖掘出的渣土、废物,扬起漫天灰尘。随着机器的隆隆巨响,沟口响起一片犬吠。
 
  装载机和双桥货车服务于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(下称“中铝兰州分公司”)。一天前,关合(化名)向兰州市环保局举报称,该公司的生产废物——废阴极炭块等,被埋在了山神沟的土坡里。
 
  废阴极炭块是电解铝废渣的重要组成部分。2016年6月,电解铝废渣被环保部纳入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,废物代码321-023-48,危险特性为“T”(毒性)。
 
  2017年9月以来,这是关合针对中铝兰州分公司的第二次举报。
 
  第一次举报时,关合称中铝兰州分公司在山神沟内堆放、倾倒大量废阴极炭块。很快,该公司被责令清理整改,将沟内危废全部拉走。
 
  但两个月后,废阴极炭块又在山神沟里出现了。
 
  有毒废渣重现山沟
 
  关合的官方身份,是某环保社会组织的成员。
 
  他第一次向环保部举报中铝兰州分公司后,接到了甘肃省环保厅的官方回复。在这份11月26日的回复中,省环保厅称,山神沟内的1500吨废阴极炭块(及200吨与废阴极炭块接触的土壤)已被送至中铝兰州分公司危废暂存库,该公司的主要负责人被追责。
 
  “当时觉得事情处理得比较理想,可以结束了。”关合说。
 
  但没过两天,他再次接到山神沟所在的岗子村村民的电话。村民说沟里的清运不彻底,许多废阴极炭块没被拉走,而是被原地覆土掩埋。
 
  关合从成都赶回了山神沟。12月6日,他和村民找到了曾经堆放废阴极炭块的山坳。那里距离沟口约1公里,寸草不生,紧靠山体的地方有一个大土丘。
 
  关合今年8月在此处拍摄的照片显示,土丘大约3米高,占地范围60平米左右,土丘旁边有三堆黑色废阴极炭块。如今,废阴极炭块不见了,土丘却变大了不少,大约4米高,占地200平米左右。土丘南侧紧贴着红色砂砾岩,岩石下有大量崩塌掉落的碎土。
 
  经过村民的短暂挖掘,记者看到土丘北坡上露出十几块破碎的黑色废阴极炭块,大到四五十厘米见方,小到拳头大小。土丘顶部下挖10厘米后,也出现了几十块破碎的废阴极炭块。此外,村民们还在山坡下、山神沟进沟途中掘出连片的废阴极炭块。粗略估计,有几百平米。
 
  关合及村民认为,再次挖出废阴极炭块,很可能因为上次的清理并不彻底。
 
  这些废阴极炭块,含有大量可溶性氟化物、氰化物。长期风吹、日晒、雨淋后,炭块中的氟化物、氰化物会转移、挥发进入大气,或随雨水混入江河、渗入地下,污染土壤和地下水。
 
  据公开资料,人体吸入过量的氟,常会引起骨硬化、骨质增生、斑状齿等氟骨病,严重者会丧失劳动能力。对于皮肤和呼吸道黏膜,氟化物也有强烈的刺激性和腐蚀性。
 
  此外,含氟的有害气体对果树生长危害较大。轻者,可导致叶片出现黑斑、变黄、脱落,使果树产量大大降低;重者,可造成大面积果树短时间内死亡。
 
  废渣堆放山沟涉嫌违法
 
  山神沟的废阴极炭块来自中铝兰州分公司。在138平方公里的平安镇,它是唯一一家电解铝厂,位于国家级“城市矿产”示范基地——兰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红古园区内。
 
  红古园区是一个以“电解铝——铝加工——城市矿产再生资源循环利用”产业链为主导的园区。除中铝兰州分公司外,园区内还有3家铝加工厂。它们收购中铝兰州分公司电解铝后的铝水,用以制造铝锭、铝型材。
 
  中铝兰州分公司的前身兰州铝厂,始建于1958年。那是“二五”期间,大西北兴建的第一家电解铝厂,后成为中国八大铝厂之一。1999年,兰州铝厂改制为兰州铝业股份有限公司。2007年成为中国铝业的分公司。
 
  2016年,中铝兰州分公司的生产能力为电解铝43万吨。
 
  电解铝过程中,废阴极炭块是电解槽维修及废弃废渣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 
  中铝兰州分公司副总经理张得教告诉记者,2014年到2015年厂里大修期时,100个左右的电解槽产生的废阴极炭块及钢棒总量近3000吨。“每年的大修数量都是差不多的,废渣数量也差不多。”张得教说。
 
  那两年大修时,废阴极炭块尚未被列入国家危废名录。中铝兰州分公司按照一般固体废物处理方式,将电解槽废渣委托甘肃欣鑫炉料有限公司(下称“欣鑫炉料”)处理。首先,欣鑫炉料会将废渣中的钢棒分离出来。这些钢棒,70%返回中铝兰州分公司,30%作为处理费留在欣鑫炉料。
 
  然后,欣鑫炉料再对含有废阴极炭块的剩余废渣进行破碎处理。处理后,全部返回中铝兰州分公司。张得教告诉记者,之前,欣鑫炉料返回了1200吨废阴极炭块,“山神沟堆放的1700吨,是他们一直没有返回的。”
 
  破碎后的废渣重回中铝兰州分公司后,面临3种处理方式:一是将5%左右的废渣,回焙到电解铝阳极生产线;二是对废渣中的耐火砖,进行电解槽自身回用;三是将自己处理不了的废阴极炭块等,交甘肃省固废管理中心有偿处理。“无论是废阴极炭块被定位为危废前,还是定位为危废后,都是这么处理的。”张得教说。
 
  到了2016年,铝电解槽大修渣被纳入国家危废名录。甘肃省环保厅的回复称,欣鑫炉料因不具备危废处置资质,便将中铝兰州分公司的废渣等搁置下来,露天堆放在山神沟内,不做处理。
 
  “这种危险废物,企业自己处理不了的,应交由专业的固废管理中心处理。”对此,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专家王灿发表示,如果不依法处置遗留问题,反而非法处置,就涉嫌违法。
 
  依据2016年12月最高法院、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“非法排放、倾倒、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”,构成刑法第338条“污染环境罪”的严重污染情节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;后果特别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 
  举报后清理彻底?
 
  被关合举报前,中铝兰州分公司曾多次因为环境污染问题被批评或处罚。
 
  2013年,环保部环保专项行动督查发现,该公司未安装在线空气检测装置,将废矿物油违规加入燃煤中焚烧,厂区内长期露天堆放保温材料等。2015年,该公司因为颗粒物超标排放,被兰州市环保局罚款6万元。2016年,它又收到兰州市环保局的罚单,原因是阳残极破碎防尘措施不到位。关合说,这是一个问题不断的企业,因此环保组织对它格外关注。
 
  2017年9月中旬,关合所在的环保组织牵头组织了黄河流域(陇海兰新线)大气环境工作小组,开展以大气污染为主题的环境生态综合调查。在甘肃,他们发现了山神沟里的中铝兰州分公司固废堆弃点。其中堆放着大量废阴极炭块,但没有任何防护设施。
 
  关合认为,即使废阴极炭块此时未被列入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,企业也要依据环保部的《危险废物鉴别技术规范》《危险废物鉴别标准》等进行危险特性鉴别。“按照铝厂的环评报告要求,处理含氟废料的正常程序,应先在厂内把废料磨碎,用石灰石和混凝土搅拌浇筑,再运到填埋场填埋。”
 
  但从红古园区到兰州最西边的西固区,没有一个垃圾填埋场。红古区环保局文局长告诉记者,近两年,中铝兰州分公司曾经提交过5000万建造垃圾填埋场的方案,因为选址涉及山洪易发地质灾害区而没有通过审批。
 
  在没有填埋场的情况下,把危险废物扔在一条山沟里,显然不符合环保部门的要求。
 
  9月22日,关合直接向环保部进行了举报。很快,甘肃省环保厅接到了环保部传达下来的举报材料。“当时正值十九大召开前,厅领导立即与兰州市分管(环保的)副市长做了沟通。”甘肃省环境监察局局长王鑫告诉记者,一个由副市长任组长的调查处置工作领导小组迅速成立,并制定出《中铝兰州分公司涉嫌环境违法问题调查处置方案》。
 
  方案依据属地原则,要求兰州市环保局、红古区环保局具体调查中铝兰州分公司的环境违法问题,甘肃省环境监察局指导调查处置工作。经过调查,关合举报的事实客观存在。王鑫说,以堆放体积估算,山神沟内约有废阴极炭块1500吨。
 
  由于铝电解槽废渣在2016年才被列入危废名录,而危废的处理程序与普通固废差异很大。所以山神沟内废阴极炭块的倾倒时间,对此次环境违法行为的定性至关重要。“2016年以后倾倒,属于违法犯罪行为;之前是行政违法行为。”王鑫解释。
 
  经过对中铝兰州分公司出库记录、中铝兰州分公司与欣鑫炉料委托合同的核实,调查处置小组认定山神沟内的废渣倾倒时间为2015年。因此,中铝兰州分公司被责令依法处置遗留的1500吨废阴极炭块,并被处以10万元罚款。此外,中铝兰州分公司的6名主要责任人被追责,其中1人被撤职;2名政府工作人员受到行政处分,其中1人是平安镇镇长。
 
  中铝兰州分公司清运整改时,将山神沟的废阴极炭块拉往公司南厂区的一处闲置车间,“拉一车过秤一车,然后入库”。最终,入库的全部废阴极炭块、与炭块接触的土壤总量为1700吨。
 
  “当时山神沟清理现场花了一周时间,但集中清理是三天。”红古区环保局副局长朱玉峰对记者表示,整个清理周期内,市、区环保局都有人员在现场监督,他本人也在场,“但并不是一直守在那里”。
 
  10月2日,中铝兰州分公司称已完成废阴极炭块的清运工作。11月26日,甘肃省环保厅就整改情况、企业监管处罚情况等,对关合进行回复。关合说,没想到处理速度那么快。
 
  “后来村民举报,原来企业只清运了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是被掩埋了。”但这一说法,未得到环保部门的确认。
 
  如今,被清走的废渣废土仍被锁在中铝兰州分公司南厂的车间内。大小不一的炭块和渣土混在一起,黑沉沉一片。车间的大门上,有甘肃省固废管理中心监制的“危险废物大修渣分类识别”标识牌,并标注了“有毒”“三防措施”等字样。在危废处理中,“三防”指的是防扬撒、防流失、防渗漏。
 
  张得教说,这1700吨的处置方案还没走完审批程序。厂里处理不了的,就交给省固废管理中心处理。“不算运费,每吨的处置费为4800元。”
 
  另一山沟长期为垃圾场
 
  除了山神沟,岗子村村民还在另一山沟内发现了废阴极炭块。
 
  那条山沟叫撒拉沟,位于山神沟西侧1公里多,与山神沟平行。
 
  在岗子村村民口中,撒拉沟就是一个“垃圾场”。沟内有一道由工业垃圾、生活垃圾堆起的斜坡,约200米长。斜坡远离沟口的一侧呈土黄色,满是破布、瓶瓶罐罐、塑料袋等,中间掺杂着破碎的废阴极炭块。靠近沟口的100米斜坡略显灰白,土层里半露着成片的黑色废阴极炭块,炭块表面附着一层白色粉尘。
 
  关合说,这些白色粉尘可能是铝灰——一种电解铝过程中产生的有毒浮渣。在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中,铝灰的代号为331-025-48。
 
  垃圾场老板叫瞿学顺,岗子村人。2001年,中铝兰州分公司在岗子村南侧的河湾村建起南厂区,瞿学顺就势在岗子村里做起厂里的生意。“那是南厂建厂以后,大概2002年,撒拉沟还是荒地。”
 
  瞿学顺向岗子村交了点钱,在村干部的协调下,厂里把垃圾倒在这片荒地里。“厂里不给我钱,收益就是捡垃圾卖钱。”瞿学顺说,岗子村、南厂都没和他签协议,“就那么说了一下”。南厂拉来的垃圾中,有破旧衣服、纸板塑料等生活垃圾,也有耐火砖、废阴极炭块等固废,从沟内一点一点往沟口堆。
 
  “斜坡里的废阴极炭块最多的是在沟口那一段,大概是2007年、2008年、2009年这三年里的一年,具体记不清了。”瞿学顺回忆,当时,5吨的东风翻斗车断断续续运了半年,有时一天一车,有时几天一车,没人通知,司机拉来倒下就走。拉来的都是废阴极炭块。
 
  对此,张得教表示,他从没听说过撒拉沟,更不知道沟里的废阴极炭块来自哪里。“我可以承诺,2009年我到公司生产部后,就再也没有往外乱倒过东西。但2009年以前我不知道。我猜多少与厂里有关。”
 
  炭块被拉来后,七八年里一直露天堆放。大约两个月前,瞿学顺在炭块上盖了两次土。他想把这里平整绿化一下,以后种树、养鸡。
 
  瞿学顺不知道,这些炭块遇水后会生成氟化物、氰化物等有毒物质,对动植物造成危害。
 
  虽然附近雨水少,但撒拉沟是山洪易发区,沟口有地质灾害危险区警示牌。沟里受到废阴极炭块污染的雨水等,流入2公里外的湟水河。在河湾村东侧,湟水河蜿蜒3公里后汇入黄河。
 
  再次举报,连夜清运
 
  12月8日,关合向兰州市环保局再次举报中铝兰州分公司的污染问题。一是污染范围除山神沟外,还有撒拉沟;二是山神沟的清理不够彻底。
 
  第二天是周六,中午,张得教给关合打了电话。他说周末无法安排挖掘机工作,山神沟的清理要等到周一上班后才能进行。但就在当天下午,兰州市环境监察局的工作人员便前往山神沟调查。
 
  此前,张得教曾对记者表示,自己很清楚非法倾倒3吨以上危废要入刑。山神沟里后来发现的废阴极炭块,可能是上次清运时被机器带到土里的。“那是个别的,我敢保证真没填埋。厂里已经被罚款了,还花了很大精力清运了1700吨危废,没理由还要偷偷掩埋。”
 
  下午四点多,太阳还没落山。山神沟的大土丘前,突然开来了2辆装载机和5辆双桥货车。
 
  从下午6点开始,装载机和双桥货车全面开始清运。从山神沟沟口到大土丘处的两个路口均被车辆堵住,不许外人靠近。中铝兰州分公司的施工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,9日晚间的清运工作直到10日凌晨1点才停止。天亮后,他们又陆续进行了收尾工作,一直忙到中午12点。不到一天的时间里,5辆双桥货车总共拉了40多趟。
 
  记者按最保守的方式计算,一辆双桥货车一次能拉24立方米土石。如果一立方米土石重量1吨,一车就是24吨。双桥货车前后拉运40多趟,拉走的土石重量在一千吨左右。
 
  与之前相比,清理过后的大土丘北端缩进约3米,南端缩进约5米,顶部下降约1米。
 
  “山神沟的清理还在继续。包括那些土坡下面的,只要发现有跟山体的土不一致的覆土就会清理,”朱玉峰告诉记者。他们会把废阴极炭块连同渣土一起运到厂里,筛掉渣土后,再将炭块过秤。“炭块的数量,现在还没有最后统计出来。”
 
  此外,山神沟内新发现的废阴极炭块确切来源,红古区环保局正在调查。
 
  至于撒拉沟的垃圾场,清理工作正在展开。
 
  12月13日下午,在红古区环保局的要求下,瞿学顺从垃圾场斜坡的西南角开挖,截至发稿时,已清理出上百吨废阴极炭块。“我们在斜坡上打了几个探坑。需要清理的土方混合废阴极炭块的量更大。”朱玉峰说。更多环保新闻,请关注第一环保网(www.d1ep.com)。
 
  
微信、微博二维码

特此声明

1.凡注明来源"第一环保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第一环保网所有。若需转载需明新闻来源及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2.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3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0条   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