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您提供最新的环保资讯、环保展会、环保项目招标采购等信息
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» 环保要闻 » 行业动态 » 绿色生活» 全国1/3的人不喝自来水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
 
 

全国1/3的人不喝自来水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

发布日期:2017-12-19 来源:第一环保网
  这样看来,中国的水资源水环境不是这个解决办法。眼前危机对付一下,把污染冲一冲,这还说得过去,但长期就靠调水活着,总有一天没水可调。
 
马中,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
 
  我们怎样喝到好水?
 
  大家好,我是马中,今天我给大家谈一谈喝水的事。
 
  我们都喝水,但是喝的是什么水?你喝的是自来水、瓶装水,还是家里净水机的水?水本身没有区别,特别是水的功能是没有区别的。但有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,我们喝的水价格差别是很大的。
 
  刚才我看到我们进场处有一瓶水,这瓶水它值多少钱呢?一瓶水可能没有两块钱,但是大家想一想,这样的水,一吨就是四五千块钱。而在我们身边有自来水,自来水多少钱一吨?广州的自来水三块钱一吨。
 
  天下还有什么商品或者产品,功能相同但价格悬殊如此之大呢?恐怕就是水了。现在全国大约有1/3的人是不喝自来水的,我们每年生产的各种包装型的饮用水已经达到2亿吨了,产值超过了4000亿元,还在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。同时还有几千万的家庭在使用净水机。
 
  所以我们说的这个水可不简单,它有不同的来源,还有巨大的价格差异,更重要的是我们喝的水居然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。
 
  而中国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水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。大家看,我们的水资源总量不过就3万亿吨,但其中我们真正能够使用的水,包括我们的生活用水和生产用水,实际上只有大约6千亿吨。
 
  而且中国人口众多,再加上分配不均衡,全国平均下来,实际上每一个人所拥有的水资源量只等于全世界的大约1/4。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水资源量。再加上我们的地域不均衡,人口密度不同,各省各市人所拥有的水资源量差别就更大了。
 
  中国水资源拥有量最丰富的省份是西藏,第二多的就是青海。
 
 
  但很多城市水资源已经非常缺乏。我们经济最发达的几个城市,北京、天津,甚至于上海,人均的水资源拥有量不过就是二三百立方米了。人均拥有量已经达到了全世界的二十几分之一了。
 
  就是这样一个紧张的水资源,我们在用的时候还很不合理。
 
  我们现在全国6000多亿立方米的水,在使用的时候基本分为三大块:工业、农业、生活,用水最多的是农业。每年由于农业生产,特别是要浇灌庄稼农作物,要大约消耗占到全国用水量的2/3的水。
 
2016年中国用水量分布图
 
  工业已经很庞大了,但是工业用水远远低于农业,大约是占到总量的1/4。我们城市发展很快,现在城镇有7亿多人口了,但是这7亿多人实际上用的水,包含一些公共生活用水,也就占到了全国用水量的1/8。
 
  这个用水量,这个用水的结构,已经到了极限,我们现在再增长用水量已经没有可能了。
 
  每年我们大约有2000多亿吨污水废水要排放出来。农业用水量最大,它排水量就大。农业灌溉的时候是清水好水,但灌溉完成后,大量的污染物通过排水就又被带回到环境中去了。
 
 
 
废水排放量(亿吨)
 
  我们每年要收获超过6亿吨的粮食,粮食现在供应非常充足,已经吃不完了,甚至还有过剩。但是为了种这些粮食,有两个非常巨大的投入,一个是3000多亿吨的水,还有一个就是6000万吨化肥。还有另外一个东西,那就是每年要往里面施用大约250万吨化学农药。
 
  这些化肥、农药等等,实际上真正被农作物吸收进去的也就是30%到40%。换句话说,一大半的水还有很多的化学品,它会随着退水排水回到环境中去。
 
  另外一个农村很重要的产业,就是畜禽养殖。我们每年猪的存栏数有六七亿头,一头猪吃的比人要多,它的排放量也比人多,换句话说就是猪的排放量超过我们人了。但是我们要吃肉,所以还得养这些猪。
 
  这样我们看到了,我们种粮食要用化肥,养猪要喂饲料,所有这些的污染物、排放物,都会随着退水回到环境中去,而因此成为一个非常巨大的污染源,造成了水环境的影响和污染。
 
  这是中国7条跨省的大江大河,这是最主要的几条大河,基本都是从西往东流的,贯穿了很多省,像长江贯穿了11个省,黄河也贯穿了9个省。
 
  这些河流从总体上看,南方的两条大河状况还是可以的。Ⅰ到Ⅲ类水是我们说可以经过处理之后饮用的水,像珠江、长江这两条河现在都有80%到90%属于这种水型的。被污染的不能喝的水,现在有百分之几到百分之十几。
 
七大水系环境质量(2015年)
 
  相比之下,北方的河流状况就糟糕多了。北京、天津所处的流域,海河的坏水已经有将近60%了。更糟糕的是东北地区的辽河,它贯穿了辽宁、吉林、内蒙,还有山西部分地区,辽河现在几乎百分之百的水都不能喝了,都是处于Ⅳ类以下,污染程度非常严重。
 
  地表水污染严重,那我们还有一个水可以喝,就是地下水。地下水在南方不太重要,因为南方的水量充沛,特别是地表水水量很多,所以我们基本不考虑用地下水。但是北方不行。北方这些江河水量本来就小,现在又遭遇到了污染,因此就转向了地下水。
 
  地下水又怎么样呢?本来地下水是相对封闭的,它应该是干净的,可是我们发现并非如此。现在我们发现,这些年、特别是最近几年,地下水的污染程度越来越严重。
 
  在2015年,国家环保部做了一个常年连续的监测,监测对象是两种水:浅层地下水和中深层地下水。结果怎样呢?比较浅层的地下水,一般都是农村打井喝的水,它的污染程度已经占到了67%,就是已经有2/3不能喝了。
 
  城里也喝地下水,北方曾经有2/3的城市要喝地下水,而很多城市有差不多2/3的人也要喝地下水。北方这些城市要喝地下水需要打深井,深井是不是要好一些呢?也就好一点点,中深层的地下水现在不能喝的比例也已经超过50%了。
 
地下水质(2015年)
 
  那么地下水的污染物是从哪来的呢?因为地表排的那么多的污水污染物,从地表渗漏到地下了。甚至还有些排放者,像一些不法企业,它排污的时候打井排。它打的井不是取水井口,而是排污井。对他们来讲,最省钱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打到地下去,所以就造成了地下水的严重污染。
 
  现在你就会想到了,我们喝的水在来源上已经越来越不安全。历史上其实不是这样的,包括北方很多的地区,在历史记载上其实水资源是非常充沛的。即使是现在最缺水的北京,人均的水资源拥有量都不足300立方米了,可是在过去,水资源是非常丰富的。
 
  像我们说的北京,一直以来水草丰美。远在战国时期,燕赵非常著名的刺客荆轲,他跟秦始皇见面的时候有一个“图穷匕首见”,地图里包了匕首。那包匕首的地图就是北京南部一个灌区的地图,就说明当时水量充足。
 
  当时战国时期北京就有农业灌溉了,这肯定是一个盛产粮食的地区。后来到了元代,八九百年以前元代建都在北京。当时有一个著名的水利学家郭守敬,他修了一条著名的通惠运河,把北京北边的水,从昌平的十三陵一直引到了南边如今的通州。
 
  当时北京遍地是水,而且挖井也很简单,拿铁锨一挖,挖个几米深就能出水。即使文献记录到了近代,北京的水都是非常丰富的。新中国成立后,北京修建的第一座大型工程就是一个水库,叫官厅水库。
 
 
 
官厅水库 图片来源 / 图虫创意
 
  官厅水库就在北京的北边,和河北的怀来县交界,就在张家口那个方向。当时刚刚建国,资金并不充沛,但是这个水库修了42亿立方米的库容。
 
  为什么要修这个水库呢?不是为了存水,是为了防水防洪。当时的北京长期受到洪水的威胁。北京头上那条河叫永定河,为什么叫永定河呢?因为它一直飘忽不定,而且水量非常大,后来康熙给它改名叫永定河,以前叫作无定河。新中国建立以后就在官厅这个地方修了一个大水库,来盛放永定河下来的水。在50年代的时候,也就是六七十年以前,一年有20亿立方米的水从永定河下来到达北京。
 
  这一个水库还不够,北京的东北边还有一条河叫潮白河,水量也很大。也是为了防洪,后来紧接着官厅又修了一座水库,叫作密云水库。密云水库比官厅水库还大一点,有43亿库容。
 
  这两个水库如果是半库容的话,就有超过40亿立方米的水。今天的北京这么大,有2000多万人,全市的用水量也不过才是38亿立方米。
 
  那就是说按照当年的规划,我们把这些水存起来,到了今天正好给北京用。但今天北京没水了,今天的官厅水库每年有多少水能进到里边来呢?不到1亿立方米。
 
  那些水去哪儿了呢?修了官厅水库之后,沿着这个河的上游,包括永定河以及它的一条支流叫桑干河,修了大大小小一百座水库,把水全截走了,所以今天北京就没水了,因此北京从地表水转向了地下水。
 
  曾经有十几年二十年的时间,一半以上的北京人要喝地下水。这个地下水这么多人喝,井就越打越深,越打越深。后来地下水都喝不着了,打不出来了,北京就开始喝南水北调的水。
 
  但是北京现在还有二三百万人由于各种原因喝不了这个南水,包括我所工作的人民大学,我们到今天喝的还是地下水。这个井已经打到600米深了,水污染得很厉害,我们都不能饮用,包括我本人,我也不喝它。
 
  这个水就成了洗脚水、洗澡水、洗衣服和冲厕所的水。因为它的矿物含量非常高,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水很硬,有很多水垢。多到什么程度呢?你就是不用它,用它来冲厕所,它都能把你的马桶管道给堵住。
 
  所以这个水非常糟糕了,但是换不了管子,南水放在那儿也引不进来。因为脚底下这个管道已经快60年了,严重地老化破损。每天人民大学从井里抽出来的水到水龙头再流出来的这个过程中,要损失1000吨水,一年要损失40万吨水。
 
  水资源费,注意不是水费,水资源费是两块六一吨,你们可以想一下多少钱就那么白白浪费掉了。现在要把管子全部换掉我们才敢用南水,才敢用汉江水。所以水确确实实非常麻烦,也就说明为什么我们会考虑去用别的地方的水。
 
  这个地形图可以让我们看得很清楚当年北京的水资源,有两个大水库就在北京的头上,官厅和密云。今天官厅没有水,只有一个库底子,1亿立方米。密云要盛水,因为它很大,而且里边还有些好水。
 
 
  现在南水北调调到北京的水用不完,再接着往上送,就提到密云存起来。所以前不久有个好消息,说密云水库的水已经到了半库容了,就是20亿立方米。其中一半以上是南水,不是河北的水,不是北京的水,是来自汉江的水。
 
  这两个水库其实都很大,我们现在也正在改造。北京希望把官厅水库给恢复过来,成为北京市的第二个水源地。但问题依然是水从哪来,因为现在上游已经放不下来水。北方缺水缺得厉害,只好从南方去调。
 
  南方的水很多,特别是长江的水很多,是不是就可以用了呢?是不是就很好呢?听起来应该是如此,但实际上也并不一定。我们看到这个沱江,沱江是长江的大支流,位于四川省,它覆盖了7个地级市,有3700多万人住在这个流域里边。
 
 
  就在前些时候,它发生了全流域性的水污染。污染到什么程度?很简单,就是沱江水不能喝了。前些日子我去沱江经过的一个城市,叫内江,它处于沱江的中下游。
 
  我一到内江的时候,接我的人就告诉我了,说我们这儿水还是很多,但就是不能喝。因为我们这个水从上游的资阳流过来的时候,流进来的水就是Ⅳ类水。
 
  内江的情况其实在南方地区的很多地方都出现了。它不缺水,但它也缺水。它是水质型缺水,水量不缺,缺的是好的水质。所以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的人去喝瓶装水和桶装水呢,因为我们不相信来自于水环境中的原来的水,我们担心自来水不可靠不安全。
 
  这些问题怎么办?我们能不能解决它呢?我们现在解决水资源短缺,包括解决水环境污染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调水。调水很著名,谁都知道,最著名的调水工程就是南水北调,就是调长江流域的汉江的水。
 
  汉江是长江的第一大支流,水资源很充沛,而且水质还特别好。所以都不调长江水,调汉江水,因为汉江离着北方近一点。还有一个是因为汉江的水的水质好于长江——既然调水嘛,就调好水。
 
  我们修了三个调水工程,都基本是从长江流域往北方调水。现在通了两条线了,一个是中线,从丹江口水库往华北地区调水;还有一个是东线,从长江下游的扬州往天津和胶东半岛调水,往山东调水。
 
 
  这两个线都通了,而且调水规模很大,每年往中线的调水一期工程就是95亿立方米。当时觉得没问题,汉江水多得是,调个百八十亿的没有关系。甚至于我们还有二期规划,准备汉江中线工程以后要达到一年130亿立方米的调水量,想一举解决华北地区的缺水问题。
 
  其实调水不光能解决水资源的问题,还可以解决水污染的问题。刚才说到沱江,沱江的污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2015年沱江也发生过大面积的水污染事件。因为四川有的是水,就从旁边的岷江借了5000万立方米来冲这个沱江,结果还真把污染冲走了。这也是靠调水。
 
  你看,这么调水似乎很省事也很方便,不管是缺水还是有污染,就拿水冲呗。但是调水能解决问题吗?这是一个南水北调的路线图,三条线都在,只有西线还是处于半拉子状态,它没有通水。
 
 
  中线和东线都通水了,但通水之后,包括北京现在一时半会还喝不了这个水,就是人民大学也得两年以后才能喝到汉江水,因为要换管子。而用不了的水正好可以装进一个大库,就存到密云水库去了。但是这个水能喝长久吗?
 
  就在南水北调通水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,汉江水从丹江口全都调到华北去了,汉江丹江口以下,也就是中游以下就没水了。怎么办呢?紧急又搞了一个工程,这个工程叫作引江济汉。每年把长江水从荆州调个30多亿立方米,走一百公里长,把水灌到汉江去。
 
 
  但它灌的是汉江的下游,是从潜江入汉江的。但是汉江中间那一段,就是襄阳这一段还是没水。所以襄阳也在提,不行啊,你得还给我调水,还得想办法。
 
  当然这相当于一个补救措施。其实之前有过这种预见,说这么多调到华北去,那汉江下游会不会没水呢?现在果然不幸言中了。很快工程修完了,花了100个亿,就把这个引江济汉完成了。
 
  但这没算完,前不久有个新闻,是在秦岭打了一条隧道,这条隧道6.5公里长,号称世界最长的隧道。打隧道干什么呢?不是修高铁,是输水。因为陕西省得天独厚,它有中国两条最大的江河上两条最大的支流:在秦岭南面是汉江,秦岭北边是渭河。
 
  现在的问题是黄河流域这个渭河本来就没有水,再加上用水用得厉害,结果渭河在宝鸡那块就没水了。所以十几年以前陕西省就出了个主意,说我那边还有一个汉江呢,水多得很,我把汉江水穿过秦岭调到渭河来。这是直接跟中央说的,国家也同意了。
 
  这个工程叫引汉济渭,每年调15亿立方米的水,花168个亿。这个方案被批准了,就开始施工。结果没想到秦岭非常难凿,穿不透,直到前几天才把这个隧道穿透。本来它想赶在南水北调中线通水之前把这个水给调到渭河去,结果这一下工期就拖了大约5年。
 
 
  我做的是黄河水流域环境保护项目,当时我就提过这个问题,我说国家有计划要搞南水北调,汉江水是要调到北京去的,可是现在你在它调水之前就要把水先给调到渭河去,那会不会影响以后南水北调的调水量呢?
 
  当时就是各干各的,没有想这个问题。今天幸好它没有打通,南水北调先通了,可现在南水北调的95亿立方米水调到北京之后,汉江下游已经没水了。如果两年以后这个引汉济渭再通了,调走15亿立方米,那恐怕这95亿立方米都保不住了,更别谈二期达到130亿立方米了。
 
  所以我们这个水调来调去就调乱了,而且越调越没水。这个问题不是个小事。我们还在雄心勃勃还想搞个西线工程呢,西线工程调水量更大。
 
  这样看来,中国的水资源水环境不是这个解决办法。眼前危机对付一下,把污染冲一冲,这还说得过去,但长期就靠调水活着,总有一天没水可调。
 
  再回到我们喝的水,我们喝的水,说实话,太便宜了。中国各个城市不太一样,但总的讲非常便宜。有的省像江西省,水资源费一吨只要一分钱。像广州全部用水的费用,就是居民水价,只有3块钱。
 
  最便宜就是农业用水,农业一年用3000多亿吨的水,一吨水一分钱都不掏,基本不掏钱。其他水可以掏钱,掏的钱也很有限。
 
  我们看一看加拿大,加拿大是个发达国家,它一吨水要35块钱。在这个水价基础上,加拿大只有3600万人,但水费就收了600多个亿。
 
  而中国平均只有两块五毛钱,农村人喝水不要钱的,只要城市人掏钱。尽管有7亿城镇人口,其实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600多亿。加拿大的3000多万人交的水钱,或者说它的水价缴纳的水费,跟中国7亿人是一样多的。换句话说,中国人占了一个大便宜。
 
 
 
 
  可是水价这么低真是好事吗?我在北京生活,北京水价是中国最贵的,一吨水5块钱,我一年大约连喝带用要用四五十吨水,就算250块钱吧。我女儿在加拿大生活,就在温哥华,他们三口之家,一个人要交1800块钱左右,三口人要交将近6000块钱。她显然比我交的钱多得多,多了一大半还不止。
 
  可是我真就花这250块钱吗?根本不是,我得喝水呀。我一年差不多喝一吨水,为了解决喝水的问题,我买桶装水一年要花1300块钱,结果加起来也得一千五六百块钱。这样一比的话,这个账真得好好算一算。
 
  其实你很关心水,对于水你并不是说不想掏钱。真涨水价的时候会举行听证会,广州前不久刚刚举行听证会,要把污水处理费涨一点,就这还大动干戈,费了很大劲。我查了一下,好像一吨水只涨几分钱。
 
  大家想一想涨这水价容易吗?北京当年涨一块钱也费了很大的劲。可是我们肯花4000块钱甚至于6000块钱去买一吨水喝,这证明了我们对好水的强烈的支付意愿。
 
  但是我们用的水很便宜,不是说瓶装水便宜,是说我们的自来水很便宜。这么便宜的水好吗?一点都不好。第一个你不喝它,因为它质量很低。第二个,这种水还污染,不是这个水本身污染,是用过的各种污水。因为它收费太低了,所以处理水平很低,大量污染物没有去除掉就又排放进去了。
 
  所以水价低不是个好事,更何况你没有少花钱。中国人每年为了喝这点水花了四五千个亿,可是我们真正交自来水交多少钱呢?才交了五六百个亿。这五六百个亿是没法保证这个污水得到有效处理的,也没法保证你喝的自来水的饮用水质。
 
  所以要想喝好水还真得花钱。我们就看我们本来的居民生活基本用水,就是我们生活用的水,不包括那些公共事业用的水,我们7亿城镇人口,一年用200亿吨水。
 
  这200亿吨水,如果我们提高它的饮用质量标准和排放污水质量标准的话,实际在现在这个水价之上每吨只需要增加10块钱就能做到了。换句话说,只需要再有2000亿元,就能够把全国人民喝的水和生活用水的水质大幅提高。
 
  提高之后不仅喝起来安全,而且排放出来不会破坏环境,因为污染物都去除掉了。这个钱多不多呢?大家一听总觉得不得了,现在我才三四块钱,北京最多才交五块钱,一下子涨十块钱,这恐怕接受不了。可是你算总账,这个钱只等于你现在买水喝的一半,所以这个钱其实你已经支付了。
 
  支付到这好不好呢?你说这2000亿我不愿意出,因为这是公共的,但我花4000亿那每一块都是我自己用的。这就是一个差别。
 
  但从经济学的效率来说,这绝对是个非常有效率的事。它解决了你的喝水问题,解决了环境的污染问题。环境污染要解决掉了,同样还保证你喝的水不会受到伤害。这个事很难办,但从经济学算账的话,这事应该干。
 
  应该认识到,低水价对我们不是好事。如果我们现在提高了用水成本,它能节约资金,能节约总量,而且还能够节约水,还能够保护水质。
 
  但低水价对企业是个好事。工商企业这么便宜的水是不喝的,它是当生产原料的材料使用的。这么便宜的水大大降低了我们企业的生产成本,但它处理水的标准也很低,还会继续污染环境。大家说你水价就这么便宜,我只能干这点活。
 
  这样一来,低水价逼着老百姓去花更多的钱买水喝,但企业能因此获得非常巨大的收益。因此我们说生活用水它确实需要涨价,确实需要提高它的用水成本。
 
  但是水是个公共产品,是我们基本的生活需求,所以这200亿吨水要提高它的用水成本、处理标准,包括它的排放标准,都需要钱。这个钱应该是政府财政来支出,我们都是纳税人,我们通过纳税已经购买了服务了。
 
  这个钱对于财政来说就不是个大钱。中国的财政收入一年有十七八万亿,我们每年拿出两三千亿来把水的水平提高了,这是应该干的事情。但是企业不能免责,我们按照我们的质量标准提出要求,企业就应该按照价格标准去支付这个水费,这是它生产过程中的必然组成部分。
 
  其实对于公众来说,我们用的水需要多交的钱,应该要求政府来出,或者财政来出。这能真正解决我们的用水安全,同时也有效地保护我们的环境。
 
  而企业应该按照用水的全成本去支付,这样对于我们的环境保护,对于我们的水质安全也能做出保证和贡献。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讲的喝水的问题。更多环保新闻,请关注第一环保网(www.d1ep.com)。
 
  
(一席)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d1ep.com/news/201712/19/154236.html欢迎投稿
关键词阅读: 废水排放 自来水 水环境

微信、微博二维码

特此声明

1.凡注明来源"第一环保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第一环保网所有。若需转载需明新闻来源及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2.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3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