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的公司应收账款高企 盈峰环境百亿级并购风险几何

发布日期:2018-07-30 新闻来源:第一环保网
  以“蛇吞象”方式收购估值高达152.5亿元的中联环境,对盈峰环境来说,真的是一步好棋么?
 
  从财务数据看,中联环境最近两年一期的营收、盈利指标显著提升,为其未来三年累计37.22亿元的业绩承诺增添了可信度。然而同时,中联环境的现金流状况却在快速变差、应收项目迅速膨胀、资产负债率逆行业趋势抬升,呈现出“以现金流换净利润”的诡异局面。
 
  这与中联环境所处行业不无关系,一直以来,环保装备行业对资金的需求较高,如果一味追求账面盈利,而不关注现金流,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并不少见。
 
  运营盈峰环境多年,美的少东家何剑锋自然明白其中道理。只是面对超高的盈利承诺,押上身家的核心团队能否平衡营收压力和现金收付?等待中小投资者的,究竟是可以长期持有的优质资产,还是账面利润“昙花一现”后的资金困局?
 
  高盈利背后的现金流隐忧
 
  据收购方案,盈峰环境拟以7.64元/股的价格,向宁波盈峰、中联重科、弘创投资、粤民投盈联、绿联君和、宁波盈太、宁波中峰、宁波联太发行19.96亿股,作价152.5亿元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中联环境100%股权。
 
  收购完成后,盈峰环境将迅速扩张业务规模,强化在固废处理全产业链的布局,成为国内最大的环卫装备和环卫服务提供商之一。交易对方承诺,中联环境2018年至2020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37.22亿元。
 
  参考中联环境过去两年一期的财务数据,高达37.22亿元的三年承诺业绩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。数据显示,中联环境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1月至4月分别实现销售收入52.04亿元、64.27亿元、18.72亿元,同期净利润分别达到6.89亿元、7.59亿元、2.08亿元。由于这两年一期的非经常性损益净额分别为7.26亿元、2.67亿元和1630.9万元,所以中联环境的盈利增长还是颇为可观的。
 
  只是,快速变化的不止营收和净利。2016年,中联环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.27亿元,2017年就变成了负数,为-6.44亿元,2018年前4个月,这一数据为-6.27亿元。
 
  净利润提升,现金流却在变差,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应收项目的膨胀,截至2016年末、2017年末、2018年4月末,中联环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0.97亿元、32.48亿元和34.52亿元,其他应收款分别为4.37亿元、4.79亿元、10.96亿元。
 
  中联环境的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提升,截至2016年末、2017年末、2018年4月末,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.14%、64.02%、72.65%。在中联环境资产负债率快速提升之时,同行业公司却在降杠杆,仅在2016年至2017年,龙马环卫资产负债率从52.3%降至41.53%,启迪桑德从63.51%降至54.77%、航天晨光从49.10降至48.82%。
 
  转型更需资金支持
 
  为何净利润指标改善,却伴随现金流、应收项目的恶化?这要从中联环境所处行业说起。据披露,中联环境的主营业务为销售环卫装备和提供环卫服务两块,目前,销售环卫装备为其最重要的利润来源。
 
  由于采购环卫装备的几乎都是社会公共事业部门,所以该业务的毛利率并不低,但款项支付并不及时,尤其是政府类客户,易受预算拨款时间、结算流程等因素的影响,付款周期相对较长。
 
  如此一来,如果中联环境能够维持现有市场份额不变,其营收、净利增长水平应该与地方政府环保装备采购预算保持一致。在政府预算保持稳健的情况下,短时间内的业绩爆发式增长,或来源于迅速扩大市场份额,或来源于主动销售的提速,而后者很容易导致应收增加、账期延长、现金流变差。
 
  从2018年前4个月情况来看,中联环境短期更倾向于使用主动销售提速,但公司也明白这一模式的痛点,选择介入利润率更高、持续性更好的环卫服务业务。
 
  在发展计划中,中联环境也着重讲述了“环卫装备+环卫服务”的环卫一体化综合服务模式的良好前景,计划从生产商变为运营商、服务商。
 
  可是,运营商、服务商同样需要强大的资金实力做后盾。毕竟理论上,现在只要卖出产品,就可以收到全部货款,从生产到收回成本所需周期不过几个月。若变为服务商,生产一辆环卫车辆的成本,可能需要数年的运营才能收回,撑过这些年的资金压力可想而知。
 
  公告中提及,为缓解财政资金压力,地方政府愈加青睐于通过PPP等模式将环卫业务的投资、建设、运营、维护进行整体打包交予可同时提供“环卫装备+环卫服务”的企业。可PPP业务究竟好不好做,观察市场上园林类公司的处境就可略知一二。
 
  三年盈利承诺能否兑现?
 
  不难看出,环卫装备,尤其是环卫服务是桩需要长期付出才有成果的“苦差事”,影响其能否成功的核心因素,除了产品技术能力,还有能够提供长期支持的资金实力。
 
  面对这样的现状,此次交易的对手方还是给出了累计不低于37.22亿元的三年净利润承诺,而且核心团队还押上身价,愿意为之一搏。
 
  此次交易前,中联环保核心管理团队的持股平台宁波盈太、宁波中峰、宁波联太合计持有中联环保6%的股份。在交易中,这些持股平台将以其获取的全部股份对价,对标的公司的整体业绩承诺实现承担第一顺位的利润补偿责任。
 
  从持股平台出资情况来看,大部分核心员工都出资数百万元至千万元不等,考虑到这些员工很多属于中层,可供投资金额并不多,而一般员工持股方案,也大多会设置股权质押等工具,帮助这些员工借得资金,用于出资。
 
  隐忧很可能就此埋下。背负着较高债务和盈利承诺,中联环境自然会尽一切可能在业绩承诺的三年期内做大营收、净利润指标,以求完成业绩承诺,兑现股权收益。可在环保装备行业受限于财政预算的情况下,只追求净利润指标的业务发展模式,很有可能导致现金流恶化,资金链紧张,在目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,这或将反过来影响上市公司的稳健运营。
 
  (来源:上海证券报)
微信、微博二维码

特此声明

1.凡注明来源"第一环保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第一环保网所有。若需转载需明新闻来源及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2.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3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0条   相关评论